•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案例评析

    王业付与南通海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南通海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民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2017-03-28  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阅读数:5105 【字体:  【打印】 【关闭】

    ——合同案件中公司过错行为的认定与处理


    关键词 民事诉讼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公司过错行为 损害赔偿责任


    裁判要旨

    南通海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对公司员工的诈骗行为缺乏约束和管理,对被诈骗的合同相对人所遭受的损失具有过错,人民法院应当依法认定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相关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该单位的名义对外签订经济合同,将取得的财物部分或全部占为己有构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外,该单位对行为人因签订、履行该经济合同造成的后果,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二款:行为人私刻单位公章或者擅自使用单位公章、业务介绍信、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书以签订经济合同的方法进行的犯罪行为,单位有明显过错,且该过错行为与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的,单位对该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王业付诉称:南通公司于2011年5月31日在六安市设立六安分公司,并经六安市工商局登记注册,南通公司任命张桂荣担任六安分公司经理。2011年9月2日南通公司获得了六安市发能房地产有限公司开发的“发能海心沙”一期二标段的部分工程的承建权,该工程由六安分公司组织建设。2012年9月4日南通公司向六安分公司派驻会计徐菖联接替前任会计的工作,徐菖联是总公司派驻分公司的财经监管负责人,负责监管分公司财务及工程资金。2012年8月份,原告与时任六安分公司经理张桂荣相识。2012年9月17日张桂荣向原告承诺南通公司承建的六安市发能海心沙二期建设工程可以部分分包给原告,让原告用南通公司施工二队的名义组织建设。张桂荣同时提出按照市场规矩要求原告向其公司支付200万元工程建设保证金。原告与张桂荣确定上述事项后,张桂荣以六安分公司的名义与原告在办公室内签订了一份《建筑工程施工合同》。根据张桂荣的要求,原告于当日即向张桂荣提供的六安分公司的对公账户打入现金200万元,银行汇款单摘要注明汇款性质为“保证金”,张桂荣遂给原告出具了盖有六安分公司财务专用章的收据一张。原告事后得知,张桂荣于汇款的次日即9月18日经总公司会计徐菖联审批从六安分公司的对公账户中把200万元转入张桂荣个人聘用的会计孙小慧的个人账户之中,张桂荣于当日便从孙小慧账户中分批次取出或转移200万元用于偿还其个人债务。原告与张桂荣签订合同之后,前期即2013年上半年张桂荣编造各种理由应对原告催促履行合同的要求,后期即2013年下半年张桂荣就不再接听原告的电话,继而隐匿消失。原告发现被张桂荣诈骗后,遂向公安机关报案。2013年7月被告南通公司免去张桂荣六安分公司经理的职务任命郭随华担任六安分公司经理。2014年12月18日张桂荣因诈骗原告200万元犯合同诈骗罪被六安市裕安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张桂荣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原告多次要求被告南通公司退还200万元,南通公司也承认公司的对公账户管理不严导致张桂荣诈骗既遂,南通公司负责人承诺对张桂荣骗取的200万元尽快协调退还给原告,但是直到现在被告未退还分文。原告诉请要求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损失200万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海州公司及海州六安分公司共同辩称:原告被张桂荣骗取200万元是事实,但是本案应是刑事案件,与两被告无关。裕安区人民法院已经做出刑事判决追缴200万元,应通过追赃程序追回200万元,而不适用民事诉讼程序,故请求驳回诉请。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9月17日张桂荣使用擅自篆刻的六安分公司合同专用章,虚构其承建六安市发能房地产有限公司海心沙项目部2期1、2、7号建筑工程的事实,以分包为由,与原告王业付签订了一份《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六安分公司收取王业付200万元保证金,如果不能按开发商指令开工,王业付有权终止合同,六安分公司无条件退还全部保证金,并承担3%的利息;王业付200万元汇入六安分公司账户或六安分公司指定的发能公司账户后合同生效。合同签订当日,王业付向六安分公司账户汇入200万元保证金,张桂荣出具盖有六安分公司财务专用章的收据一张。2012年9月18日该款从六安分公司的对公账户转入孙小慧的个人账户,后张桂荣取出使用。后原告催要未果遂起诉来院。本院(2014)六裕刑初字第00173号刑事判决:张桂荣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0万元;违法所得200万元,予以追缴。2012年9月17日,张桂荣时任六安分公司负责人。

    裁判结果

    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1月7日作出(2015)六裕民二初字第01003号民事判决:被告南通海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南通海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王业付保证金100万元。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2日以同样的事实作出(2016)皖15民终661号民事判决,撤销一审民事判决,改判:王业付被张桂荣诈骗的200万元经追缴无法返还的部分,由南通海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担100%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本案系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张桂荣以海洲六安分公司的名义与王业付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并约定“六安分公司收取王业付200万元保证金,如果不能按开发商指令开工,王业付有权终止合同,六安分公司无条件退还全部保证金,并承担3%的利息”,王业付按约将200万保证金汇入海洲六安分公司账户后,该笔钱款被张桂荣通过公司审批流程取走,王业付因此遭受损失。虽张桂荣系使用私自篆刻的海洲六安分公司合同专用章与王业付签订合同,但其作为海洲六安分公司负责人与王业付签订合同,且由海洲六安分公司账户收取王业付200万元保证金,作为合同的签订方,王业付已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而海洲公司及海洲六安分公司对分公司的负责人张桂荣监管不力,对海洲六安分公司的账户管理亦存在瑕疵,致使张桂荣有可乘之机骗取王业付保证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该单位的名义对外签订经济合同,将取得的财物部分或全部占为己有构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外,该单位对行为人因签订、履行该经济合同造成的后果,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行为人私刻单位公章或者擅自使用单位公章、业务介绍信、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书以签订经济合同的方法进行的犯罪行为,单位有明显过错,且该过错行为与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的,单位对该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海洲公司及海洲六安分公司的过错行为与王业付的经济损失有直接关系,故海洲公司及海洲六安分公司对王业付所受的损失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鉴于海洲六安分公司系海洲公司设立,不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其所承担的民事责任均应由海洲公司承担,故上述责任的承担主体为海洲公司。关于王业付损失的数额范围,因(2014)六裕刑初字第00713号刑事判决书已判决对张桂荣的“违法所得200万元,予以追缴”,故本案王业付所受损失的范围应界定为“王业付被张桂荣诈骗的200万元经追缴无法返还的部分”,即海洲公司对上述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注解

    该案例涉及公司负责人以诈骗保证金为目的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公司在签订合同及后来履行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及对该过错是否承担责任及责任比例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中规定,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该单位的名义对外签订经济合同,将取得的财物部分或全部占为己有构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外,该单位对行为人因签订、履行该经济合同造成的后果,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高法关于经济犯罪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二款中规定,行为人私刻单位公章或者擅自使用单位公章、业务介绍信、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书以签订经济合同的方法进行的犯罪行为,单位有明显过错,且该过错行为与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的,单位对该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上述规定,均对公司内的行为人以公司名义签订合同进行犯罪的,公司应承担的责任作出了规定。

    本案中,南通海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设立了南通海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并任命张桂荣为该六安分公司的负责人。因张桂荣的上述特殊身份,对张桂荣私刻分公司印章,以诈骗保证金为目的,与本案原告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不能严格要求作为自然人的原告具备对张桂荣上述行为的辨别能力。海洲公司作为分公司的管理人,无论对六安分公司的设立、负责人的选任都有监督和管理权。且本案中原告在支付合同保证金时,将款项汇至六安分公司账户,该行为客观说明原告已经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因海洲公司内部财务管理混乱,至张桂荣通过公司内部账目审核流程后,取走该笔款项,导致原告产生损失,上述行为可以认定海洲公司在本案中存在明显过错。本案的处理,从客观、公平的角度,保护签订合同相对人的合法利益,将案件事实中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的交叉的部分合理界定并厘清其中的法律关系,对于保护经济秩序,构建合理的经济市场氛围,有积极促进作用。

    一、关于公司在签订合同及后来履行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问题的认定。

    民事关系主体之间签订合同的行为,是两个平等民事主体之间产生的法律关系。虽然双方在民事主体地位上是平等的,但在实践中,应注意区分合同主体间对事物的认知、判断力等综合因素。本案中,原告对分公司负责人与其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依据常理判断为公司行为并无过错,虽合同中加盖的公司印章为张桂荣伪造,但张桂荣的身份特殊,且海洲公司也认可在实践中存在公章混乱,多枚未经授权的公章都在使用的状况。故要求自然人在签订合同时具备严格识别行为真伪的审核能力,超出自然人认知的合理范畴。而在签订合同后,原告将保证金汇入分公司的账户,也印证了其相信签订合同的行为系公司行为。依据规范的公司管理流程,伪造合同的张桂荣是不能直接从公司账户将上述款项据为己有。但因公司管理混乱,致使张桂荣通过公司财务审批流程,获取了上述款项,致原告受损。公司对上述款项被张桂荣获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故对原告所遭受的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二、关于公司承担责任的比例。案发后,原告作为受害人,依法向公安机关报案,系合法行使正当权利。人民法院也依法对张桂荣的行为作出生效判决,认定其构成诈骗罪,并判决追缴其违法所得。但案件涉及双方争议的一个问题即本案公司实际应承担责任的数额。因生效刑事判决确认的对张桂荣的违法所得进行追缴,海洲公司抗辩称,原告获取双份赔偿违反法律规定。实际情况是,刑事案件确权的违法所得追缴,因张桂荣现不具备履行能力,原告至今未得到赔偿,但刑事判决客观保护了原告的后续权利,如果张桂荣在具备能履行能力后,原告仍可就其主张相应权利。但应考虑,如果对上述违法所得追缴不能的情况下,原告的合法权利如何保护。如果依据原告诉请的金额迳行判决,张桂荣具备部分被追缴能力的话,海洲公司的抗辩也有一定的道理。故本院将公司责任的承担范围严格限定的原告被张桂荣诈骗的钱款中经刑事判决确定的追缴不能的范畴。该不能追缴的范畴内,公司承担责任的比例,在案件讨论中,有不同意见,经集体讨论和表决最终确认为全部责任。笔者认可,依据本案的案情,原告已尽到全部的合理注意义务,由公司承担全部责任,有利于保护经济秩序的合理、良性循环,也有助于构建诚信社会,同时对于公司内部加强管理、建立分公司设立保障机制、负责人严格审核制度等均有积极意义。


    (作者: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许琛)


  • Copyright © 2011 laf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六安市裕安区佛子岭中路(市行政中心西侧、市人社局东侧) 邮编:237006 网站备案号:皖ICP备16009627号
    电话:0564-3929003 传真:0564-3929000 技术支持:安徽雷速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