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作品

    山之色,水之韵,人之心

    2017-10-13  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阅读数:1397 【字体:  【打印】 【关闭】

    山是凝固的波浪,水是流动的群峰。

                                ——冯骥才《灵性》

    一直以来,都认为中国画里最具神韵的,便是山水。绸缎般的丝云里,时隐时现的墨色山峰,山间或静动,或深或浅的清泉、瀑布,分明得清楚。却又让人看不清,那山水寄托着文人怎样的思绪。中国的文人大多数都是仕途的不如意者,没有办法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便只有寄情山水了。失意的寂寞,蕴藏在山水里,恍若孤单的雪花飘荡在无垠的原野里,怎么吹也吹不走,又宛若是在不知觉的时候融化在清风的私语里,让人遍寻不着,却又无处不在。

    山之色

    山的色调,该是青色的生机,黛色的暗涌,抑或是墨色的不羁?我不懂,或者说是读不懂。那样的淡泊,夹杂着不甘、失意,会勾勒出一幅怎样的绝妙?

    山间,衬着流动的云雾,时隐时现的石径,便越发显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情调,宛若白居易笔下忧愁哀怨的琵琶女,却刻上了刚强的印痕。山的血脉里流动着淡泊的馨香,抑或,恍如一盒沉淀在诗意里古老华美的胭脂,被风偷偷撩起,便弥漫了氤氲的颜色,艳丽的芬芳散落在山间,便如同冰凌一般攒聚起来,似水晶般散落的容颜。

    山径边绿色的小草,似喝多了酒的醉汉,东倒西歪的摇晃着。醉就醉吧,如此美景,如此山色,怎能不让人心醉!黄昏也在这微醺的画卷里醉了,不小心打翻了砚台,被黎明沿街收拾干净。

    山上的草香那样浓,让我想到,要不是有这样猛烈的风,恐怕连空气都会给凝冻起来。各色的花都开了,红的、紫的、粉的、黄的,像是一块绿色绒毛大地毯上灿烂的斑点。山的颜色,那绿、那黛、那墨,甚至更多。山总是一根不变的脉络,在这脉络之上变化的便是山的生机。

    于是,我读懂了,山的颜色叫做沉稳。

    水之韵

    不知哪一位哲人吟出了这样的词句: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如果说山之色唤作沉稳,那么,我想,水之韵在于“灵动”。

    又是江南春水乍绿的季节,不知是否有白鹅的红掌拍打新岁的春歌。流动的水,像是一首永不结束的曲调,似树枝上歌唱青春的黄鹂,你寻不到规律。平凡的音符,总有不平凡的韵调。

    是从《诗经》这古老吟唱里缓缓流淌出来的,湿透了整本古籍,竟又溢了出来染透了整张如画的大地。于是,水的流动,开始被赋予了崭新的意义,譬如生机,譬如年华。

    泉水、溪水、潭水、湖水、河水、江水、海水,每一滴水珠,从来都不会停止步伐,总是以一种滴水穿石般的坚持开始了自己的旅程。纪伯伦这样说:“我愿意同行走的人一同行走,而不愿站住看着队伍走过。”

    水亦如此,没有路的时候,它们会寻出一条路。于是,经常在林子里撞见,一泓一泓的溪水总是静静地流着,却在于石、木交汇处撞出惊心的水花,一不小心,就钻到溪边的花蕊里,那份娇嫩便显露无余。

    说起水,你可别总是低头默默地寻。抬起头,瞧,天空说不定正在“流泪”呢。每一缕云,都是纯洁的天使,流出善良的眼泪。如丝的细雨轻轻地沾湿夏日薄如蝉翼的衣衫,如琼酿一般滋润肌肤。

    缓缓地如同松软的雪地上一颗被挤碎的樱桃,红色的汁液渗出浸到雪花的每一寸肌理在它六角形的每一个尖角上,凝结成一个细小而饱满的红色珠子。而皮肤如泥土一般,以令人察觉不到的微弱呼吸,吐纳着那柔滑的水滴,渐渐地你身体力的每一个角落,边都有了雨水的存在。水总是以一种不可忽视的形态出现,在我的周围,如云似雾的变幻多端。

    水,如云,便变幻无常,有了纤尘不染的灵动,让人心悸;水,如泉,变生生不息,有了清澈见底的灵动,让人感念;水,如露,便夜生朝逝,有了晶亮欲滴的灵动,让人淡泊;水,如瀑,便壮丽磅礴,有了惊心动魄的灵动,让人震撼;“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老子如是说。上善若水这该是怎样至圣的境界啊。

    我知道:只是因为,水的灵动。

    人之心

    我常常觉得,画轴里的山水缺一不可,那么,现实生活中的山水也该是相通的。记住冯骥才的名字,是因为《灵性》里的一句话让我感动:山是凝固的波浪,水是流动的群峰。”简单的十四个字,却把山水形容到一种至高无暇的地步!

    山水的色韵,并不单单表现在它们自身的沉稳与灵动。山水的色韵,来自山的沉稳与水的灵动近乎完美的融合。山必然夹着无数的水,在沉稳之上点染这灵动,便越发得诱人,似乎是被水的清香熏出了整个世纪的新鲜,弹奏出一生的无憾。而水,也被山影映着,由珍珠般的色泽变为似玉的清亮。

    山水的色韵,总与做人有关。心的本色该是如此。得,如日照高山,水平不波,不论逆顺,不论得失的超然,是登高临远,跟上一层的山麓;失,仍滴水穿石,汇流入海,有“不破楼兰终不悔”的气节;成,山青依旧,水绿犹然,恰沧海巫山,熟视岁月如流,逝者如斯,浮华万千,不屑过眼云烟;败,水触激石,水花如屑,宛若羽化而登仙,知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肯因噎废食。得意淡然,失意泰然,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如此眼界看山水,看出的不仅仅是“凝固的波浪”、“流动的群峰”,更寻出了一种气度恢弘的不羁!不必学着古人寄情山水,只须在山水的色韵里沉淀心灵的牵绊,放下种种的不如意,轻松快乐的前进。

    如果说山之色在于“沉稳”爱山者则会在山中放下不该带走的东西,可以如碧石般无暇,爱所有人,仁者乐山;如果说水之韵在于“灵动”,爱水者则会在水的前行里找到正确的方向,可以如水晶般清澈,思考所有的事,智者乐水。

    愿所有的人都能带上自己心中的“山水”,踏上前进的征途。


    (作者:潘纪红)

  • Copyright © 2011 laf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六安市裕安区佛子岭中路(市行政中心西侧、市人社局东侧) 邮编:237006 网站备案号:皖ICP备16009627号
    电话:0564-3929003 传真:0564-3929000 技术支持:安徽雷速 站长统计